顾曦。毅

这个人很勤快,但什么都没写

这是一次有毒的国王游戏
本人是里面的雷德②
这个群真的有毒
不过还是占tag致歉
容我做一个群宣
欢迎加入我们的参赛者休息室
门牌号547816256
总之以后再也不想玩国王游戏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大半夜不睡搞什么
总之搞了个雷徳出来
话说这蜜汁微笑
算了我自己也搞不懂

【再见吧】(白鹊)

●abo炼金鹊怀孕设定
●ooc有,炼金王鹊黑化注意,狐白出轨注意
●亲身经历改编,有雷同的话我才是第一个
●小学生文笔开心就好

伴随着一阵又一阵的救护车的鸣笛
我被送到了医院
在这之后,我便被疼痛夺走了意识
隐隐约约只能听到几句医生间的交谈:
“不行了,要赶快刨腹产!”
“再等等,家属还没来就要这样吗?”
“可是……可是他的丈夫根本就没有回话啊!”
“那也要等!等到实在不行再手术!让他们做好随时手术的准备!”
在那时,我的眼角渗出了一滴泪
狐狸,真没想到,你居然为了那几个人
好几天没有回家
你真是,让我意想不到,真是想不到你会
这么狠心
……
……
……
“手术非常成功,恭喜你,是一个十分健康的男孩,长的可真像你!”当我从疼痛中醒来,身旁躺着我的孩子,蓝色的眼睛,就和他一样,金色的头发虽然稀疏但却和我有几分相像,圆圆的脸上露出可爱的笑容,和他初次与我相见时的笑一模一样
可是
他呢?
“嗯……谢谢你……那个,有看到我家先生吗?”
“他…………好像一直没有来”
意料之中的结果
和我最初的想象一模一样
狐狸

真的

够狠心
……
……
……
在医院休养的日子里
他一直没有来
一直都是渺无音讯
日子平静的就像没有他一样
毫无乐趣
毫无生机
没有一点生活下去的希望
……
……
……
等到我出院时
他来了
眼中没有一点喜悦的样子
只是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
或者说
有一丝……嫌弃?
……
……
……
然而当我回到家里
他又在半路上消失了
宽敞的房间
安静的像一口棺材
这一夜
我没有睡
而且
他也没有回来
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拿起了桌上写好的纸条
抱着阿缓走了出去
……
……
……
凌晨时分
街上没有人
甚至没有一点声音
冰冷的空气被吸入我的肺里
冻住了我的心
当我走到他家门口
已经是凌晨五点
隔着门还能听到他的呼噜声
但是以后
可能再也不会听到了吧
我轻轻的敲了敲门
便听到里面居然有另一个声音
听起来
好像是龙族
听到里面有起身下地的声音
我便把阿缓放在门前
在确认了不会被门撞到后
把那张纸条塞进了包裹着阿缓的被子里
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
便快速回身走开了这里
听到小阿缓的哭声
我的心里有些不忍
但此意已决
……
……
……
后来
我就再没见到过他和阿缓
也许是搬走了吧
和他的记忆也逝去了许多
但我仍然记得纸条上的话:
对不起,狐狸
我其实是爱你的
但是
请原谅我
只能给你留下这样一个
来自我的最后的回忆
……
……
……

全文完
在这里留一句作者的话:
分手毁一切,有夫请看好
还有小心心和小手手噢

【白鹊】王


●有ooc,已去火星
●主cp白鹊,不喜左上角
●首次更短篇,不喜勿喷
接受就开始?Go↘

        王,生来就是孤独之人。
                                                          ——题记

         国王是个会炼金的小王子,平时一副生活充实的样子,白天上朝采草药,晚上吃饭炼金丹。殊不知,其内心之空荡,已无人能及。
         但,并非所有孤独之人都会终生孤独,他们也会有自己真正幸福的时刻。而我们的王子,就在那一天遇见了他,却在三年后,亲手结束了他。
         那一天,本是王子一次平常的出门采药。
         王子因想要更多药材而误入巨林,与群臣走散,恰巧天色逐渐昏暗,野性的嘶吼声萦绕在王子身边。王子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恐惧。
         正当这时,王子看到了一只跃动在草丛中的白狐。对于国和人民来说,狐本身就是一种美好的象征,因为狐的读音相近于‘福’,而且字形与‘孤’相似,正好可以以“狐”替“孤”。更别说这是一只通体银白的白狐!白狐可谓是狐中之王,不仅通人意知人情,千年以上的白狐更是可以化作人身!
         王子颇有兴致地去马靠近,说来也怪,那白狐并没有逃跑,而是在定睛看了看王子后轻盈地跳出草丛,向前方奔去。王子不忍就这样看着白狐跑掉,于是便跟在白狐身后。不难看出,这白狐是要将王子引出巨林,而当王子从巨林离开时,回首看去,白狐早已不见踪影。
          三年后,正是新王旧王交替之时,此时左右两党互相针对,叛乱之贼蠢蠢欲动,国正处于危急存亡之时。而他的出现,刚刚好挽救国于内争外斗之中。他朝堂上稳固左右,朝堂下攘除叛贼,灯凤光一时,但最终却惨遭小人陷害而锒铛入狱。而被迷药夺去理智的王有恰巧赐他死罪,真是祸不单行。终于,在临刑前的晚上,王恢复了理智,但死令以下,不可更改,于是便亲自前往狱中查看。王第一眼看到这位男子,总觉有些眼熟,但却又说不出是在哪里见过,于是便问到:“孤曾予你何等恩赐以致要尽生来护国?”他笑了笑,喝下了人生中的最后一口酒,答道:“三年前见你的第一面就已经看出你心中的孤,而我却恰巧需要再过三年方可化为人形,这三年间我费劲心思来化解掉你心中的孤,可没成想啊,到死也没看到啊。”
           王逐渐回想起了三年间每次都带领着他走进巨林,找到上好草药后有将它领出巨林的白狐,心头不禁一颤,可现在却也无济于事了。王的眼角流出了泪水,滴落在牢房地板上的声音如贯石一般震耳。
            “别哭,现在你真的可以不用称自己为‘孤’了。”
                                       
            山若有情水亦深
            狐若有情人自珍

                                                           ——完
————————————××××分割线××××————————————

预告预告!
无车无肉纯刀小学生文笔白鹊文敬上
(我敢打赌没有几个人会期待)
(要是不超过10个小红心我就不发)
(臭不要脸求小心心❤)